《妻心如刀》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阿菊小说网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伦理小说 推理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狮情化卻 出墙妈妈 妻心如刀 我的美母 母上攻略 禁乱之爱 我和小姨 岛国之旅 小岛狌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妻心如刀  作者:镜妖 书号:49829  时间:2020/10/23  字数:5019 
上一章   第38章 白光    下一章 ( → )
白色高紧身铅笔,上身是雪白的雪纺衬衣,有着丰部和细长腿的女人穿这种子,给男人的感觉就向核弹一样给力。

  照片上女人那白色的铅笔股绷得很紧,拍了有好多张,几乎大部分集中在后面的浑圆股上,这女人股很跷,跟林茜有几分相似,不过衣服就完全不同,林茜从来不穿这样的子。

  “你这拍的是什么啊,就这水平?”我打趣得说,旁边一个正围着看的同事不抬头的说“刚才在旁边街上拍到的,超漂亮的一个女的。

  腿长股跷,我们当时正在试公司的相机呢,车上挤这么多人能捏快门就不错了。”

  他说到旁边的街,我也觉得这图上的街景我有些眼的,我立即就知道是哪里了,心里却突然在想…这不会是林茜吧?居然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但我很快又觉得自己很好笑,林茜不可能在这儿,再说这衣服也不对,林茜知道自己股有点儿大。

  她比较讨厌别的男人盯着自己股的猥琐样子,所以是很少穿这种子的,就算穿,也不可能穿,上身一定会穿一件有下摆的衣服,将部遮住。

  有个同事对我刚刚说的话有点不同意“你水平再好,你也不能拍出别的好处来呀。”另一个“你还能把她子拍没了?”这本来也算平常的打趣。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快,所以没再说话,只旁边有人又在叹息“M的,这女的身材才叫要命,这么细的…”

  女人的部漂不漂亮往往是要跟她的合在一起看的,照片中的女人的比例看起来就向是上帝的杰作。

  这时已经要迟到了,拿相机的人,一边看一边慢慢向宾馆大楼的门口快速挪步,别的人还舍不得离开,如众星捧月的跟着一边走一边看。

  到一楼电梯门口,等电梯来了,门开了,这帮人才算停下来,进去,当大家不看照片了,话明显多起来,七个人中的老蔡是个四十多岁的已婚老男人。

  他一进电梯就说“小龚还跟我说,什么背影漂亮的女的,脸长得就丑,还打赌,我当时就赌那女的脸长得也漂亮,他们非说‘肯定是背影杀手’,我当时叫小龚把车追到正面去看了一眼。”

  我站到电梯最里面忍不住皱眉骂了一句“都快迟到了,还有心情干这个。”小龚一边伸手点了电梯的楼层,一边说“这不还有几分钟吗,那么漂亮,谁不想多看一眼啊?”

  那金属门慢慢合上,老蔡在一边接着说“小龚把车超过去了,我靠,咱们一转头过去,哇~!真TM漂亮呀。”

  老蔡眉飞舞的说“我们当时都愣了,人长得那叫漂亮,部也,怎么样?”他看着旁边的人说“不是说打赌吗?该掏钱的都掏钱啊。”

  那几个同事都看着左右假装没听到,小龚则一脸兴奋的说“我当时,还冲那女的吹了个口哨,她立即回头看我嫣然一笑,我差点把车开旁边沟里去了。”

  而旁边的人都不同意他的说法,齐声叫“靠!那是对你笑吗,是对我们!”他这样说我心里更放松了一些。

  我背靠在电梯的金属壁上抬头看着那光洁的天花板,背后有种让人冷静的清凉感,我几乎能肯定这不是林茜,林茜这个人在外面总是比较冷漠的,特别是对男人。

  这一点儿非常肯定,更别说,是望着这些七八糟的陌生男人笑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也没心情听他们老聊这些,我们一齐到的会场,公司里的其它人都在忙碌之中。

  五月花酒店是一家经常跟政府部门合作的酒店,这时已经派了很多服务员在帮我们公司扎花和布置现场,我们几个进了已经布置好的主会室。

  这是间能容数百人的礼堂式的会场,这种年庆,一般是通知下面的人准时到什么的,其实那些老总跟重要人物常常都会拖三拖四。

  而且刚刚听部门里的小道消息,这次开会,政府也有官员来参加,政府的官员就更是容易拖时间,说一点到,最少拖到一点半,正式开会恐怕还需要等很久。

  那几个同事一闲下来,立即又拿了相机聚在一起翻看那相机后屏上的那些图片,我则在一边玩手机。

  这样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老总忽然推门进来了,那几个围着相机欣赏图片的同事抬头看到,一下子都站起来了。

  老总这天显然心情不错,只指了指他们说“来了也不帮忙?”那几个人笑,老蔡捞表现的立即往门口跑过去,其它几个人也跟着往门口去,好像要打下手。

  老总回头看到我,冲我点了下头,跟正在往门口去的小龚说“相机带来了吗?”“哦,带来了,带来了。”“拿过来。”

  小龚把相机忙不迭的送过来,老总接着递到我手里,贴着我的耳朵跟我小声说“有当官的来,一会儿一定要多拍照片,回去要全洗。”

  我点了点头说“明白。”他点头,拍拍我的肩,接着转身出去了,那相机挂在我脖子上,金属的带角有一丝冰凉,小龚本来已经出去了。

  老总前脚出去,他居然后脚又溜回来了,急着跟我说“大哥,一会儿拍照,前面拍的照片可千万别删了,空间还大,分辩率调小点,还能拍几千张呢?”

  我看着他那有些着急的脸“知道了。”他还愣在一边,我说“我不删。”他才肯挪步走,一边笑着跟我说“这事不白干,回去我就要这帮想要照片的孙子们凑钱请客。”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找了个靠窗安静点儿的位置等时间,这里离我家很近,窗外的很多建筑看起来很眼,相对而言这些风景从我家个方向我早就看惯了。

  只是现在换了个方向和角度还是很特别,能看到我家那幢楼的顶楼,这是个无声的下午一点多,另一边出去帮忙的同事们则在门外喧哗打闹着。

  我却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窗外单调的城市风景跟一切似乎都在沉睡中,远处的小楼独立在城市的繁华之中没有任何动静,心中忽然有无限的感慨。

  林茜现在在干什么呢?已经在监考了吗?我趴在窗台上发愣,大约这样趴了十几分钟,我忽然的觉察到远处家里的窗户里似乎有道白光闪了一下。

  我吃了一惊,坐起来仔细看,又什么都没发现,我疑惑中,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过了几分钟之后,又看到白色的光一晃。

  我离得比较远,看不清楚,但是还是很确定有一道淡淡的白色的光从窗口闪过。

  我心里想:家里没有人呀,是老妈回去了吗?理论上,应该不会啊…我有些疑惑:她们现在应该还在逛街,这些老太太买起东西来很能还价,也非常花时间。

  而且老妈说好了,下午要跟老太太们一起回老家去的,如果不是她的话…不会有小偷吧?我紧张起来,那个距离,人眼是看不清房间里的事物的。

  我手头上是那台德国相机,当初买的时候是花公家的钱,所以没省钱,完全是按专业记者的标准买的,79倍的光学变焦距离跟军用望远镜差不多,那些专业摄影师常常拿它作狗仔队用的。

  我拿起来,对着那个方向,拉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我家的卧室和厕所。

  卧室的蓝色窗户窗帘拉开着,而厕所窗台上有拖把正在滴水,而刚才闪过的白光就是从厕所过来的,我仔细往那儿看。

  厕所的窗帘开了一半,里面没有人,这种塑钢窗户是单开的,只能开一边,朝着大厅门的方向的一半窗户被窗帘挡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只能看到另一边的翻起的白色马桶盖,我仔细在那儿盯着,几分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我怀疑我刚才是不是看错了。

  现在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在家的,我想这些的时候旁边忽然有人说“大哥,相机给我传一下照片吧。”是小龚,我没同意,那另外几个家伙也来了,这些人中也就老蔡没回来,估计是跟着老总拍马在。

  “就一会儿,用数据线传到我手机上就不用相机了。”小龚央求说“我用我手机再传给他们。”我看了一眼家的方向,那里确实是什么都没有。

  “好吧,速度快点。”我把相机递过去,小龚接过去忙不迭的说“五分钟,马上就还给你。”那几个人一齐拿了相机跑到一边去,我没事可干,就过去跟他们在一起。

  他们在相机上上数据线开始拷备后就又重新在翻看照片,那些照片总让我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林茜的身材我是比较熟悉的。

  总觉得,这些照片看起来真的很像,但又觉得一切都不合逻辑,这让我有些烦心。

  我记得今天早上她走时穿的是一个件黑色中袖长裙,很正式的那种,毕竟她要当考官,而且她似乎没有这样的子…很多时候人会出现,现实与逻辑之间的矛盾。

  就好比,明明没有一件事,但却偏偏出现了必须有这件事出现才会有的结果,我脸抵在旁边的玻璃窗上发愣,面前是那一大群的人围着看那台相机。

  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些东西,猛的站了起来,我想起来,林茜其实是有一件这样的白色铅笔的…不过不是她买的。

  而是我三个月前硬要给她买的,但是她几乎不肯穿,当时勉强穿给我看了一下就了,她当时的说法是。

  “这样的子后面绷得太紧了,线太曝,跟没穿子一样。”我后来也忘了这件事了,这拍的是林茜吗?不太可能…我有点摇头,想起早上老太太说在北门见到过她。

  就算她在北门,这离我家也很远哪…我心里有些忐忑,跟他们凑得近了,仔细去看那相机后屏上的高清照片,他们此时已经是翻第N遍,所以只是在看他们觉得最经典的几张之一。

  这时看的是一张侧面大半身,仍然没有拍到脸,但这个角度身材看上去跟林茜更相似一点,但又不能确定。

  后面再翻的几张则全是股,很少拍到其它的部分,那的圆弧的线头左右的变,角度很,我听到他们在咽唾沫说“股真JB圆,”

  “也细。”“妈的这女的真叫细,跟画出来的一样。”我涩声问了一句“她当时真的对你们笑了吗?”几个人几乎一起说“对呀。”

  我想,这几乎不可能是她,不光是衣服和地点问题,我印像中的林茜总是很冷的,也从来是不会跟别的男人假以颜色的。

  更何况这么一堆男人挤在一辆车里吹口哨,明显只是起哄调戏着逗乐子,我直起身松了一口气,这时忽然又感觉到了一道白光晃过。

  那个角度明显是我家的方向“把相机给我。”我伸手一把将相机抓住,那小龚跟着叫了一声“别把手机摔了。”这时照片其实已经传完了。

  我拿得突然,他抢着把数据线拔了,我则迅速把镜头对着窗外,这个时候最可能在我家的是贼…我紧张的注视着那个方向。

  “看什么呀?”“风景…”我说,那些人嘀咕的到一边跟小龚拷照片去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我观察的窗台内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正在想,刚刚是不是看错了的时候,那道白色的光,就又一次亮起…我把镜头对准了它。

  而且这次它没有再消失,而是在那里慢慢的来回的动,这次我看清楚了,VR防抖镜头里出现的是一条白色的高紧身铅笔

  我听到心向被敲了一下一样猛的一震,那条子,跟刚刚在这个相机里看到的子是一模一样的…相机镜头中,只能看到女人的子的一小部分,看姿势她正在拖地。

  因为角度跟刚刚在相机里看到的很像,虽然看不到正面,但是也正因为看不到正面…只能看到股,所以我可以肯定…这是同一条子,同一个股。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相机里的人就是…林茜!我的心里总有种不能相信…因为有太多的不合理的地方。

  …她现在应该在当考官,给那些新进的紧张兮兮的小姑娘们出难题,为什么她忽然穿了这条子回来了?她本身不太喜欢这条太暴线的子的。

  还有…她真的对着那群挤在车里吹口哨的男人们笑吗?!最重要的是,她去北街那个拆迁区干什么?为什么又跑回来了?我的心在跳…各种没有答案的猜测在我的心里,混成一团。

  有种事实俱在却抓不住关键的错,我发现比起看到她,我其实更希望,看到有小偷在我家偷东西…PS:有六年没有更新这本书了。

  这次打算把后面的内容写完。
上一章   妻心如刀   下一章 ( → )
妻心如刀无弹窗全文阅读与妻心如刀最新章节:第38章白光均由阿菊小说网用户(镜妖)上传呈现.《妻心如刀》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如发现妻心如刀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