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阿菊小说网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伦理小说 推理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狮情化卻 出墙妈妈 妻心如刀 我的美母 母上攻略 禁乱之爱 我和小姨 岛国之旅 小岛狌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母上攻略  作者:竹影随行 书号:49562  时间:2020/7/20  字数:11109 
上一章   第十三章    下一章 ( → )
我大口大口的息着,虽然已经,但却依旧紧硬如铁。情过后,恐惧渐渐袭来,仿佛置身虚空一般,浑身发热,脑子一片空白。

  虽然戴着避孕套,但刚才那样暴的干,就算妈妈喝的烂醉如泥,但也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要是明天起来察觉到异样,这房间里我一个男人,这案子都不用查,直接就给破了。

  这可怎么办呢?我他妈死定了…!我松开了按在妈妈大腿内侧的两只手,劈成一字马的修长美腿,渐渐地并拢到了一起,紧贴着我的骨,蜷缩着踩在上,整个人仿佛浑身酥软一般,散的发丝盖着娇媚的容颜,眉头拧在了一起,右手紧紧攥着枕头边缘,红微张,娇连连。

  黑暗之中,依稀可见,那乎乎、白中间,只张开了一个小小的圆,目测仅能进一手指。

  这么窄小的,刚才被我硬的硬是挤开,不可能没有感觉的。

  要是妈妈明天醒来,问起来的话,我…这可怎么办呢?我他妈死定了…!

  我跪在妈妈双腿中间,不住地挠着头,依旧梆硬,高高翘起,几乎贴在了小腹上,虽然已经了一次,但情依旧没有得到完全发,那燥热之感,反而比刚才更强了。

  我伸手将避孕套拽掉,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套子里的险些甩了一

  硕大的鬼头依旧红油油的,沾了些浓白的,我无意识的用衣袖擦了擦,心里七上八下,想着该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疾风暴雨。

  死不承认?对,死不承认,反正我也没有进去,只要不承认就行了。

  老妈也没有证据,她道疼,关我什么事儿呢。是吧?对,就给她来个死不承认。

  我也不知道这法子成不成,但已经是没有办法中唯一的办法了。妈妈的呼吸渐渐平复了下来,攥着枕头的右手已经松开,两条修长感的美腿向前伸展,黑色蕾丝边小内重新弹了回去,完全遮挡住了妈妈的白虎馒头美,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忐忑之中,心再起,反正是打算来个死不认账了,那进去一次也是进,进去两次也是进,干脆…干脆再来一次吧。

  不行,绝对不行!第一次还可以说是不知情,现在要是再进去,那就是知错犯错,大逆不道了。

  但是,那销魂蚀骨的感觉实在是太了,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那种感觉是依依乃至小魔女安诺都无法给我的。

  这样的机会以后肯定是不会再有了。一次,再来一次就行吧!再来一次就行,只要再来一次,以后就再也不会对妈妈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了。

  不不不,真的不能再犯错了。第一次还可以说是无心之失,这回再进去,就真的是天理难容了。

  可是…错已经犯了,进去一次,和进去七八十次,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过了今晚,就算不被老妈砍死,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我在脑子里说服着自己,手已经拆开了新的避孕套,套在了坚硬的上,紧接着双腿跪着往前挪动,手指依旧颤抖,却轻车路的挑开了黑色小内前倾,鬼头再度贴在白虎馒头上,挤开肥美软瓣,心里不住对自己说着,一次,就一次。

  最后一咬牙,猛力一耸!妈妈的身子了一,两条修长美腿像是痉挛似的颤了颤,喉咙里发出一声『嘤』的一声轻

  重新填进了妈妈的白虎中,我忍不住一声低,闭上眼睛,感受着美壁包裹着巴的紧致快,虽然依旧隔着一层套子,但中温润滑,清晰可辨,那又酥又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僵了片刻之后,我开始轻轻地耸动起来,同时双眼眯成一条,低头下望。

  虽然房间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一片,但我依旧可以看到那上,白花花的一片,又光又,不见一紧窄,凹陷,好似少女一般。

  只见坚硬壮的在白的凸起丘里进进出出,与前一次想必,内多了不少润滑,每顶一下,大白馒头似的小就会向内凹陷,鬼头拔出,又会带出些许粉红,这画面真是说不出的绮丽人。

  妈妈感的娇躯被我撞的前后耸动,红再起张开,发出阵阵低之声,听入耳中,叫人不由得心难耐,火更胜,比那些视频里的女人呻叫,要好听上百倍千倍,比世界上任何的药,更加的催动情

  已经是第二次妈妈的美了,这回紧张恐惧之感稍微减弱,罪恶感却更强了,浑身燥热难耐,脑子里烘烘然一片,坚硬如铁的子在紧窄滑腻的腔道内动进出,被滑壁紧紧裹着,鬼头每次耸到深处,都会撞到一团又滑又软、若有似乎的上,软前段就像生了张小嘴一般,不经意的裹着鬼头,正是妈妈的子花心。

  我跪在妈妈的双腿之间,着妈妈的美,张着嘴大口大口的气,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酥麻的快已经占据了我的脑子,忘掉了如果妈妈醒来后察觉到异常,我的处境会是多么的危险,甚至忘掉了伦带来的罪恶感,只想要在妈妈的白虎馒头里进进出出。

  “啊…嗯…嗯啊…呃啊…”妈妈嘴里发出阵阵娇,散的发丝在娇妩媚得面容前来回飘动着,她的紧闭双目,眉头微耸,双手再次攥住了单,说不出是痛苦还是舒服。

  但两条修长美腿却不由自主的向上蜷了起来,浑圆肥美的丰无意识的配合着

  这一发现让我惊喜万分,身子前倾,双手撑在妈妈的口两侧,望着妈妈的绝美容颜,耸动着越来越快。

  我望着被罩包裹的房,有些心难耐,犹豫了好半天,最后下定决心,了一口口水,暂时停止,两手小心翼翼的伸到了妈妈的背后,摸索了好半天,终于解开了口挂扣。

  由于妈妈喝醉的缘故,身子软的像是没了骨头,两条粉臂任我摆着摘掉了罩,硕大的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借着微光望去,妈妈的酥简直绵软到了至极,虽平躺在上,向四周滚溢,沉甸甸的往下坠了,却依旧显得浑圆,白腻如瓜;正中两粒樱核般的头,已经耸立翘起,晕只有硬币大小,颜色比之少女稍暗,可也是泽莹润,娇可爱。

  我伸出双手,颤颤巍巍的地放在了妈妈的房上,只觉得触手软腻,细如凝脂。

  轻轻一捏,溢出指,一手竟然无法抓实。我只觉着口干舌燥,不停的咽唾,双手意捏着妈妈的房,一边想象着小时候躺在妈妈怀里吃的场景,一边不停的告诫自己,太过分了,太过分,再这么胡闹下去,妈妈就要醒了。

  捏片刻之后,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双手,掐扶着细柳纤,在盈润软滑的白虎美中,慢慢的耸动了起来。

  白腻的双像是盛了半浆的袋子,随着撞击轻轻晃动了起来。见此美景,我愈发难耐,反正事已至此,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在美的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巨硕瓜上下翻动,形成一道道白皙

  “嗯…嗯…呜呜…嘤…啊…”妈妈的呻息之声变得越发甜腻起来,两条修长纤细的美腿竟然轻轻地夹住我的股,馒头美的汁水四溢,痉挛。

  “啊…啊啊…嗯…呃啊…不要…啊…轻…嘤…难受…”妈妈双手又开始胡乱的抓扯着单,红微张,上身拱起,白皙滑的肌肤上起了一层细密的薄汗,呻息之声连成了一片,渐渐地带起了泣音。

  我并不急于结束,但这绝妙的美感实在太过利,即便隔着避孕套,感度已经降低了许多,但一阵之后,仍旧

  我一边用手着妈妈的酥,一边疯狂的这白腻的馒头美,一阵猛攻之后,妈妈一声娇啼,感的娇躯痉挛似的搐起来,我也一声低吼,隔着避孕套,出滚滚热浆。

  妈妈红微张,急促的气,白的肌肤一片红,因为汗而变得滑粘腻起来,却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

  二度之后,巴终于软了下来。情褪去,恐惧再次袭来,望着红的妈妈,我仿佛已经感受到了生命的倒计时,身上不住的冒着虚汗,手脚发软,竟有种虚了个感觉,

  呆愣了片刻之后,哆哆嗦嗦的摘掉了巴上的避孕套,然后翻身下,小心翼翼的替妈妈擦拭身子。

  虽然隔着套子,没有进去,但坚实的子似的,在紧窄的小里进进出出,把溢的都搅出了白沫。

  四下寻找观瞧之后,在书桌上找到了纸巾,扒开黑色蕾丝边内,轻轻地擦拭着乎乎的馒头美,指尖所处,软软的,腻腻的,的跟豆腐似的。

  擦完了白虎美,想着得把罩帮妈妈穿上,可是此时妈妈软若无骨,怎么穿也穿不上去,最后干脆扔到了一旁,就当是她自己下来的,反正她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妈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我不确定,反正离开房间时,腿肚子哆嗦的都打转儿了。

  我先来到了依依的卧室门前,趴在房门上静静地听了好半天,没有听到任何响动,估计依依是真的睡着了,这才回到客厅沙发旁,一头栽了上去。

  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不停的闪现着妈妈愤怒的样子,心虚外加恐惧,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手脚冰凉,身上一直出着虚汗。

  这种感觉以前有过,小时候偷偷地拿了爸爸的钱去上网,玩的时候嗨的不行,回家的路上就怕得不行。

  但那时毕竟还小,就算被发现了,也就是揍一顿的事儿,今晚这情况可就不同了,这样要是让老妈知道了,估计直接就给我砍死了。

  虽然害怕的要命,但与此同时,又不断地回味着进去妈妈体内的感觉,隔着避孕套都已经的快要升天了,要是拿掉套子进去,该是什么感觉呢?

  是什么感觉呢…?一边是恐惧,一边又是不断升起的望,折腾了两个多小时,非但没有睡着,人倒是越来越精神了,再次翘起,硬的邦邦的。

  试一下吧,试一下吧…仿佛魔鬼在耳边低声呢喃,犹豫良久,终于受不了惑,起身朝书房走去。

  可刚要伸手推开房门,又举着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里面睡着的毕竟是自己的妈妈,头一次是错,情有可原,第二次是情难自,但毕竟带着避孕套,要再来一次,就太说不过去了。

  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啊。在门口徘徊了良久,转身又躺回了沙发上,双手抱,想要赶紧进入睡眠,可翻过来覆过去,就是睡不着,下身热烘烘的,越来越硬了。

  就放进去一下试试吧,反正都已经进去过了。虽然隔着避孕套,但进去就是进去了,伦已成为事实了,是不容改变的。

  就一下,就一下吧,过了今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鬼使神差的再次起身来到了书房门前,握着门柄犹豫了好久,还是下不了决心。

  转身往回走,又觉着放弃这一机会,实在可惜,或许就成了终身的遗憾了。

  这么想着,我又转身回到了门前,犹豫了好久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打开了房门。

  书房内依旧是黑漆漆的一片,窗外的微弱月光洒进来,只能将上的妈妈看个大概的轮廓。

  小心翼翼的摸索过去,伸手探进被单里,摸到了光滑圆润的脚丫。我的心脏怦怦直跳,掌心是汗,僵持片刻之后,顺着妈妈的修长的美腿一路向上,来到了人的腿心处。

  我咽了一口口水,在心中赌咒发誓,就进去一下下,就进去体验一下不带套的感觉,马上就拔出来。

  我掉了睡,翻身上开被单,小心翼翼的分开妈妈的双腿,然后轻车路的挑开黑色蕾丝内,再次见到了白的馒头

  因为已经隔了几个小时了,早已干涸,缺了汁润滑,肯定痛妈妈的。

  一边想着,一边像着了魔似的,将头伸到了妈妈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在白腻紧致的口处,轻轻添了一下。

  只这一下,感觉舌头都麻了。灼热的鼻息在光洁的白虎上,我伸长了舌头,像小狗一样,一下一下的添着妈妈的馒头美,妈妈身躯扭动,发出梦呓般的轻声。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凸起的丘添的水润油腻,黏滑不堪。感觉差不多了,我爬了起来,伸手扶着坚硬如铁、朝天翘起的,拇指住鬼头,顶在肥腻紧闭的处,用力向前一推,鬼头瞬间没入软如膏脂的美之中。

  没有了避孕套的阻隔,贴着的感觉,实在是太了。口,像小嘴儿似的,裹着硕大的鬼头,不住地向内着。停了片刻,深一口气,开肥的馒头美,直接一推到底,将紧窄的滑腔道异常。

  进来了,没有避孕套的阻隔,我进来了。妈妈的身子痉挛似的颤抖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美裹着,本

  能的用力收束,也不知是否方才被我添出了感觉,内竟然黏黏滑滑的出了一层,将厚厚的包了一层。

  鬼头实实在在的顶在了肥美无比的花心上,感受着裹,整被绵软重重叠叠的包裹着,那舒爽快美的感觉,简直是任何语言都无法表出来的,我的魂儿都要丢了。

  “嗯…啊…嗯…”妈妈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声。我平稳了一下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屏住呼吸,向慢慢的退到口处,心里想着,反正一次也是,两次进也是进,等会儿在外面就好了。

  想罢,肢一耸,鬼头再次顶至底花心,然后,在内,慢慢的进出几个来回。

  妈妈的花心实在是太了,软弹弹、酥,每次顶进去,都能陷入半分,包裹着鬼头一阵的我骨头架子都要酥了。

  “啊…嗯…嗯…嗯…”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妈妈娇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也越发盈润,前两团再次掀起了白的耀眼的

  不行了,不行了,这感觉简直太了。妈妈的修长美腿渐渐地向两边张开,我忍不住捞起美腿,扛在了肩膀上,身子用力向下,将妈妈的股掀了起来,像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的用力猛干。

  “嗯…哈…嗯…啊…嗯…别…嗯…”睡梦中的妈妈好像很不舒服,呻声断断续续的,像是从喉咙里出来似的;雪白盈润的小脚被扛在肩上,随着一下一下的晃动着,脚趾用力蜷缩,似乎在极力忍着。

  我已经有些头脑发热,忘乎所以了,,由上而下,第一次次到底,直捣花心,把个鼓鼓的白虎馒头的『呱唧呱唧』的响。

  要是以后妈妈是我老婆,以后天天给我,那该多呀…!就是让我少活几十年,我也认了。

  由于姿势的缘故,每次到底,鬼头都会重重的撞在柔软的花心上,不时的还要停下来,扭动股,鬼头顶着花心,一阵。

  每每这时,妈妈都会发出一声细长的娇,伸长了雪白的脖颈,小脸用力后扬,那不堪忍受的样子,使我愈发狂

  腔道内的,随着我的,有节奏的挤、收缩,就像无数只柔软的小手,裹着一般,酥麻之感,传遍全身。

  就在我美的快要升天之时,妈妈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了一道细息着说道:“老公…啊…老公…停…别动…啊…别动…”

  我不知确定妈妈醒来还是在做梦,但就这一下,吓得我三魂六魄都要丢了,巴杵在白虎内,已一动也不敢动了。

  妈妈皱着眉头,醉眼离的看着我,红轻启,息连连。

  “谁…小…小东?啊…”完蛋了!死定了!我吓的身子猛打一个机灵,却猛的起了个飞智,嘴里喊着:“依依,好依依。”

  然后趴在妈妈身上,疯狂的耸动起来。

  “啊…嗯…啊…停…呃…嗯啊…别…啊…别…”妈妈被我的娇连连,说不出一句话来,感的娇躯不停地颤抖着,两手竟然抱住了我的肩膀,紧紧地包裹着,被扯进扯出,痉挛似的动着。

  紧张、害怕、刺、快美,一阵动之后,鬼头用力顶在花心上,滚烫的涌而出。

  …我趴在妈妈的身上,耳边传来娇之声。我不敢抬眼看她,我也不敢确认她是否醒了过来,但是我竟然把进了妈妈的道里,这事儿怎么瞒也瞒不过去了。

  我他妈死定啦!僵持半晌,我小心翼翼的将从妈妈的身体里拔了出来,妈妈双眼微睁,嘴里不住的息着,也不知是否清醒。

  我带愣愣的看着她,良久,妈妈忽然侧了个身,将脸埋在双臂内,隐隐的传出了重的息之声。

  我的脑子里『嗡』的一下,这下真的什么都完了。我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似的,也顾不得替妈妈擦拭身子,翻身下,踉踉跄跄的走到客厅里,胡乱地穿上衣服,逃也似的出了家门。

  我像游魂野鬼一样,在无人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游着。不敢想象,妈妈醒来之后是何等的震怒,也不知道今后该如何面对妈妈。

  我想到了离家出走,甚至想到了自杀,但又觉着,这样逃避终归不是办法,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

  天渐渐的亮了,我感觉自己的末日越来越近了。我不敢回依依家,也不敢自己的回家,只能随便找了家网吧,像鸵鸟似的,靠着游戏刺神经,暂时压抑着心中恐惧。

  快到中午的时候,手机响了,我犹豫了半天,哆哆嗦嗦的拿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是依依,这才稍稍的舒了口气,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跑哪儿去了?大早起的就走了,也不来上学。”听她的语气还是比较快的,我又稍稍的放松了一点,叹了口气说:“我…我有事儿,就在…就在…”

  “在哪儿呢?”“你别管了。”“嗯…我不管了,不过你们班班主任可再找你呢。”

  “哦,让她找吧。”我脑子里糊里糊涂的,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依依有些疑惑。

  “没,没有。对了,我…妈呢?”“嗯?云阿姨?她怎么了?”

  “我问你呢?我妈…她怎么了?”“没怎么啊,我走的时候她还没起呢。”依依忽然嘿嘿一笑:“昨天晚上,是不是吓了一跳?”我闻言不由得一怔,反问道:“什么…什么吓了一跳?”

  “你少装蒜了,你肯定偷偷的溜进书房去了。哈哈,见到上躺着的是你妈,是不是吓了一跳?”

  虽然我早就猜到了,但还是忍不住惊讶的问道:“你是故意的?”

  “当然啦!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的耍你一下呢?要不是我喝多了,实在困得厉害,我肯定拿手机给你拍下来。

  哈哈哈哈,想想你吓一跳的样子,我就想笑。”

  “你…”我无语了,真不知道应该感谢她,还是应该恨她。

  要不是依依帮忙,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睡到老妈,但这代价有点太大了。

  依依笑了一阵:“不跟你说了,你赶紧来上学啊,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啊,啊,尽快,尽快。”我无意识地点头应允着。挂断电话之后,我继续靠游戏逃避现实,尽量不去想妈妈的事。从早上一直玩到晚上,没睡觉,也没吃饭,只要一停下来,我就害怕的受不了。

  就这么在网吧里玩了两天,依依打来了好几次电话,都被我敷衍应付过去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干脆关掉了手机。

  老板见我连续鏖战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睡,生怕我猝死在了网吧里,叫人给我端了一碗泡面,还加了火腿。

  我肚子是饿,但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困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一闭上眼就浑身发冷,怕得要命,怎么也睡不着。

  我不知道妈妈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多了一些东西,会是什么反应,我也就不敢去想。

  晚上,我趴在电脑前面休息的时候,后脑勺上突然挨了一下,一个灵坐了起来,回头一看,竟然是身穿警服的蓉阿姨,站在我的身后,正怒气冲冲的瞪着我。

  我不知该作何反应,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起来!”蓉阿姨踹了一脚椅子腿,大声吼道,周围上网的人,全都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来。

  我不知道蓉阿姨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她。

  蓉阿姨问旁边跟着的老板:“他在这儿玩了几天了?”

  “快两天了。”老板点头回答。

  “他还是个学生,你们这儿能放学生进来啊。”蓉阿姨厉声质问。

  “他…身份证上已经成年。咱们也没规定…是吧。”老板含含糊糊的回答。

  “走。”蓉阿姨斜瞪了我一眼,迈步朝外走去。我犹豫了一下,起身跟上。

  上车之后,蓉阿姨扭头问道:“你又出什么么蛾子呢?”

  “啊?”我不确定蓉阿姨是否知道了我和妈妈的事情,想要说话,嘴巴粘的已经张不开了,只能傻乎乎的看着她。

  “我问你,两天不去上学,你跑网吧里玩,你想干什么呢?你还想不想参加高考了?”

  蓉阿姨看着我长大的,跟妈妈的关系又亲密,就跟我亲姨一样,对我从不客气。

  “我…”“你是不是跟你妈吵架了?”“没…没有啊。”我心虚的低着头。

  “没有什么没有!你妈也丢了两天,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们娘俩找回来。”

  “我妈,我妈她…”蓉阿姨长叹了一口:“你们这一家子,可真够麻烦的。”我估摸着蓉阿姨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心里稍稍的松了了一口气,试探着的问道:“那…我妈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妈看着不怎么高兴,板着个脸。”蓉阿姨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道:“你到底怎么惹你妈了?吓得你躲外边两天,连学都不敢上了。”我可不敢跟她实话实说,那都不用我妈动手,以蓉阿姨的暴脾气,直接就给我物理消灭了。

  驱车回到蓉阿姨家,她打开大门进屋,我跟在后面哆哆嗦嗦的不敢进去。

  蓉阿姨转过身来,没好气的喊了句:“进来啊。”我犹豫了半天,终于壮起胆子,走了进去,只见妈妈坐在客厅沙发上,侧着身子,手扶着额头,长发低垂,遮挡了半边脸,瞧不见此时的表情,对我回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由于两天没有吃好休息好,身子已经极度衰弱了,见到妈妈后,心中恐惧陡然升到了顶点,只觉着手脚冰凉、头晕目眩,险些摔倒在地,幸好依依眼疾手快,扶了我一把。

  她心疼的问道:“你怎么回事?你怎么成这样了?”蓉阿姨将钥匙随手扔到茶几上,对我说:“愣着干什么啊,赶紧给你妈认个错。”从小到大,我犯了不知道多少错了,无论妈妈多么火大,最后都被我的花言巧语给蒙骗过去了,但这回的事太大了,根本就不是道个歉、认个错能解决的。

  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往前挪了两步,低头说道:“妈,对不起,您…别生气。”

  妈妈低着头,右手扶额,没有任何反应。蓉阿姨见状忙打圆场,坐在她身边,轻声说:“小东都认错了,多大的事儿啊,还能过不去啦。”

  一边说,一边给我使眼色。我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声说道:“妈,我…这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真错啦。您…您就原谅我一次吧。”妈妈还是没有反应。蓉阿姨伸手晃了晃她的身子,劝道:“行了,多大点事儿啊,孩子都给你认错了。

  紧训他两句,赶紧让他吃点东西睡觉去吧,你看他都成什么样子了。还要高考呢,把身子坏了就麻烦了。”妈妈深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叹了出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我身旁冷冰冰的说了句:“跟我进来。”然后便朝卧室走去。我的腿已经麻了,几次想要起身,都没成功。依依赶紧伸手扶我起来,低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你妈了?发这么大火。”我瞥了她一眼,张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两脚酸软的挪进了卧室。

  妈妈坐在上,脸色冰冷,低声说了句:“把门锁上。”我伸手将门锁上,然后站在门口处,怯生生的看着她。

  “过来。”妈妈的声音冷的彻骨。我犹豫了好半天,哆哆嗦嗦的走到了妈妈面前。妈妈低着头,鼻息声越来越重,口剧烈起伏,我想要说点什么,妈妈突然抬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我的脸上。

  我咬着牙,一声也不敢吭。以前经常挨妈妈的打,但却从未像现在这么害怕过,刚才那一巴掌,我真的能感觉到,妈妈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她是真的想要打死我啊。

  妈妈的喉咙里一阵动,好像有一股气顶在那里,出不来,下不去。一双丹凤眼血红血红的,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仇人一般。

  “你有什么错?”妈妈声音沙哑,说不出的憔悴。

  “我…”我的眼泪哗哗的往下,低着头,说不出话来。『啪…!』又是一巴掌。

  “说,你犯什么错了?”“我…我…”我真的没胆量说出来。『啪…!』又是一巴掌。

  “我十八年含辛茹苦,就养了你这么个畜生?”妈妈的声音抖得很厉害,带了些哭腔,但她明显在克制忍耐着。

  此时此刻,我万分的懊悔,心里充了愧疚,真的不该对妈妈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妈妈这么爱我,我却将她推到了火坑了,我真的…我真的恨死我自己了。

  我跪在了妈妈的面前,大声地哭泣着,抬起手来,使足了全身的力气,一下一下的扇着自己的耳光。

  “妈…呜…妈…我错了,我错了…嗯…我真的错了。”我哭着抓住了妈妈的手。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样的儿子!”妈妈用力将我的手甩开。我跪着向前挪了两步,想要再次抓住妈妈的手,却被妈妈躲了开来,我伤心的嚎啕大哭:“妈,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别生气了,您打我吧。您打死我吧!”妈妈仿佛瞬间被击倒了似的,一下子瘫坐在了上,压抑不住内心的痛苦,捂着脸放声哭泣了起来。

  妈妈是何等坚强、何等体面的女人,从小到大,哪怕是再委屈、再难过,也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出柔弱的一面。

  此时妈妈哭得这么的伤心绝,可想而知,她的心里该是何等的绝望。

  我简直不是人!我真的太对不起妈妈了!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一边着自己的耳光,一边大声地哭泣着,真的恨不得打死自己。

  卧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蓉阿姨喊道:“打两下就行了,别没完没了得了。赶紧把门打开。”妈妈捂着脸痛哭不已,我感觉脑子一阵灼热,转身用头猛力撞击头柜。

  妈妈没有阻止我,我就像是失去了痛感,一下一下的撞击着,仿佛这样就能洗我的罪孽一般。

  由于两天没怎么吃东西,也没休息好,身体极度虚弱,撞了几下之后,脑子一阵眩晕,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母上攻略   下一章 ( → )
母上攻略无弹窗全文阅读与母上攻略最新章节:第十三章均由阿菊小说网用户(竹影随行)上传呈现.《母上攻略》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如发现母上攻略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