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上攻略》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阿菊小说网 武侠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短篇文学 官场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言情小说 经典名著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网游小说 同人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伦理小说 推理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都市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狮情化卻 出墙妈妈 妻心如刀 我的美母 母上攻略 禁乱之爱 我和小姨 岛国之旅 小岛狌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热门小说
阿菊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母上攻略  作者:竹影随行 书号:49562  时间:2020/7/20  字数:10513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被安诺的纯白棉袜小脚一通『蹂躏』之后,望暂时得到了发

  这疯丫头一系列超出常人的行为,让我感到愈发的好奇。我没有着急离开,趁着她埋头写作业的时候,在屋里溜达了起来。房子有些像九十年代的家属楼,客厅局促,卧室很大,墙皮已经泛黄,没有经过装修,家具电器一应俱全,但都充了年代特色。

  转悠了一会儿,在客厅电视机旁看见了一张全家福,前排坐着两位老人,老太太怀里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眉宇之间能够看出来安诺的影子;后排站着两对中年男女和一位十来岁的少年,较年轻的那对夫妇,应该就是她的父母了。

  安诺的妈妈长的很漂亮,和她竟有七分相似;爸爸则戴着金丝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但无论脸型还是五官,父女俩的相似度都很小。

  我拿起照片仔细观瞧,因为她说过她的父亲跟老爸是一个单位的,我以前见过也说不定。

  瞧了一会儿,一点印象也没有,不过忽然反应过来,那次见到老爸和安诺逛街的时候,老爸不是说是去她家里跟她父母商量高考的事情吗?怎么听她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她的父母好像过世了一样。

  如果她说得是真的,那老爸一定说了假话。老爸这么遮遮掩掩的,肯定有古怪。

  难不成真是她的客户?哇,要是这样的话,我和老爸岂不是援了同一个女生?

  也不知为何,我的心里竟然生出一种强烈的嫉妒感来。就在我入神之时,安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已经穿上了鞋子,但是光着脚丫,没有穿袜子,想来应该已经收拾干净了,踩着一脚浓穿进鞋子里,肯定是很不舒服的。

  我赶忙将照片放下,装作没事儿人一样,干笑一声,没话找话:“写完作业啦?”

  小魔女没有理我,直接打开了大门,然后转身看着我,像是要请我离开。我明知故问:“什么意思?”

  “你要在这里过夜吗?”实际上我是不想走的,虽然被她用棉袜小脚踩了出来,但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不过看她这样子,也没留继续玩下去的意思,不必自讨没趣了。我拿起书包,迈出大门之时,忍不住回头问了句:“你一个人住在这里?”

  安诺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没有回答。我道了个别,准备离开,但走了两步,再度回头,咧嘴笑道:“你上次不是说,要跟我睡一觉吗?什么时候呀?”

  小魔女微微一笑:“骗你的,你当真呀。”

  “不是,你这人…”我急了:“怎么说话不算话呀?”

  “我从来也没说我说话算话过。”得,碰见一个比我脸皮还厚的。走了两步,犹豫片刻,三度转身,支吾道:“那…那你开个价吧。”我知道这样做很对不起依依,但我就跟中了降头一样,对她有种不可理喻的冲动。

  “价钱过高,你要不起。”安诺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不起的?你先说多少钱吧。”

  “跟钱没关系。”“那跟什么有关系?”“感情。”“感情?”

  “想跟我睡觉,就要做我的男朋友。”她倚在门框上,微笑的看着我。

  我一怔,不由得失声笑道:“你开玩笑吧?咱俩有什么感情?咱们还是谈钱吧。”她说话总是虚虚实实,完全没有逻辑,根本分不清到底哪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也许,她真的是喜欢我,在用一种另类的手段追求我吗?说实话,我也有一点点喜欢她。

  一个洋娃娃似的可爱小女生,谁又不喜欢呢?可她那谜一样的行为逻辑,实在有些叫人骨悚然。

  “你要是想跟我睡觉,那就要做好对我负责的准备,否则免谈。”小魔女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声音虽然很轻,但语气却很坚定,不像是在看玩笑。

  “你又在搞什么把戏啊?”我苦笑道:“别玩我了行不行?”她双手背后,靠在大门上,昂着头,笑道:“好吧,不玩你了。不过我还没有想好条件,你可以先欠着,等我想到了再说。”

  “咱还是直接了当的谈钱吧。不把条件谈明白了,我心里没底啊。”『砰』的一声,不等我说完,她就将大门用力关上。

  我发了会儿呆,苦笑着回家去了。接下来的半个来月,小魔女没有再来我,再加上学习任务繁重,渐渐地将她忘了。

  妈妈平时还是经常揶揄老爸,但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明显的缓和了许多。

  为了让老爸安心,妈妈甚至将烫好的大波重新换了回去,平上班依旧盘头。

  不过我总觉着老爸不是真的在吃妈妈的醋,连我都知道妈妈不可能出轨,他们两口子认识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了解呢。

  或许老爸的愤怒,只是人到中年,郁郁不得志,却又无可奈可的表现吧。

  反正他们单位里的那些中年机关男都是这样的,跟老妈的风光靓丽、意气风发比起来,他们简直就是在混日子。

  老爸这还算好的,起码还没有开始掉头发,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几个同事,都已经半秃了。

  这天晚上,老爸和老妈都有应酬,妹妹在学校没回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随便吃了些东西,趁着家里没人,本来打算玩会儿游戏放松放松的,结果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妈妈发来的,里面有一个详细地址,让我九点半去那里接她。

  妈妈平时忙于应酬,也算是酒经沙场了。只是偶尔身体不适,拿我做工具人,使出金蝉壳之计,也不是第一次了。

  没办法,等时间差不多了,换上衣服离开家前往目的地,钱柜kt。到了门口,我按着妈妈教我的,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接起来之后,装模作样的问我到哪儿了,我说到了,她便叫我上来。

  进包厢的时候,一对年轻男女正搂在一起唱死了都要爱,其他有十来个人围在桌子旁撒骰子喝啤酒。

  妈妈见我进来,赶忙起身,可能是喝的有点多了,起的又猛,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身边一名男子伸手搀扶,妈妈道了个谢,将他推开,然后朝我招了招手。

  我赶忙过去扶住她的胳膊,那名男子跟着起身,笑着说道:“这么早就走了啊。”

  “家里有点事儿,得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啊。”妈妈的声音有些含糊,看起来喝的不少,难怪要我来救场。

  “什么事儿啊,回头再说嘛。”“当然是大事呀,儿子都急的来找我了。”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包包,走出了休息区。

  我这时才注意到,说话的男子正是妈妈的老同学,那个什么狗陈总,另一位靠在沙发上坐着的中年男子也很眼,好像是妈妈的上司李总。

  妈妈跟众人客套一番之后,扶着我的胳膊往外走,刚出包厢,就跟见散了架似的,半边身子靠在我的肩膀上,走起路来飘忽忽的,像是踩着棉花一样。

  “儿子…你怎么才来?我…”妈妈深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说:“你要再晚来一会儿,我就真得被他们给灌倒了。”妈妈穿着灰色亮灰色职业西装窄,黑色天鹅绒连丝袜,黑色亮皮尖头细跟高跟鞋,十分的感,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味,被酒一熏,融融恰恰,扑面而来,再加上她的脸贴的我很近,说话时的灼热气息冲到耳朵旁,搞得我心的,被在心底的那份望,渐渐地升了起来。

  我用手轻轻打了两下脸颊,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这不是按着您给的时间,准时来的吗?”

  停顿了一下,问道:“妈,您不是号称海量吗?您这是喝了多少呀,路都走不稳了。”

  “今天签了个大单子,老总…请客。额…”妈妈打了个酒嗝,干呕一声,险些吐了出来。

  我赶忙说:“唉唉唉,您别吐,您先别吐。您在这儿吐了我还得给人赔礼道歉呢。”妈妈伸手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下,我顺势低头,眼见她衬衣最上面两粒扣子解了开来,领口大敞,白肥美的挤在一起,将衣服高高顶起,出一道人的沟来。

  因为姿势的缘故,右侧房在我的胳膊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的绵软和弹

  我生怕自己把持不住,想看又不敢多看,赶紧扶着妈妈离开kt,拦了一辆出租。

  可是能出门之后被风一吹,酒劲上来了,上车之后,妈妈就像是中了十香软筋散似的,浑身绵软无力的靠在了我的身上,盘起的长发放了下来,散发丝瘙着我的脖子,搞得我心里酥一阵麻一阵,丝丝的。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还是忍不住的眼睛往下瞟,灰色窄下的黑丝美腿实在

  太过感了,如果她不是我的妈妈的话,我想我真的会忍不住摸上去的。

  也不知怎么的,我的脑子里又想起了小黄文里的情节,喝醉酒的妈妈被儿子偷摸,然后一件件的扒开衣服,趴在妈妈的双腿间,伸出舌头添,直至汁外溢,将坚硬的偷偷的了进去…

  就在我不受控制的想入非非之时,妈妈忽然梦呓般的呢喃一声:“儿子,我该拿你怎么办呀。”我吓了一跳,像是小时候做坏事被抓了个现行,赶忙将腿夹紧,尽量把起的隐藏起来。

  “我…我又怎么了我?”我略显委屈的问道。妈妈伸手捏住我的鼻子,哼哼道:“你调皮,你…不听话。”

  “不是,我怎么不听话了。我本来在家好好学习呢,您发一信息,我马上就来接您了,我…”话说到一半,妈妈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脸上,嘟嘟哝哝的斥道:“你这叫听话?还顶嘴!”得!现在说什么都白搭,任何的花言巧语在绝对武力面前,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下了出租车,我将包包挎在胳膊上,搀扶着妈妈往家里走。进门之后,也顾不得给她换鞋,直接扶到卧室,因为醉的实在有些厉害,妈妈一头栽倒在了上。

  老爸还没回家,我站在边擦了把汗,望着仰躺在上的妈妈,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见妈妈的乌黑长发散铺上,脸颊红,红微张;不知什么时候,上衣西服的扣子也给崩开了,口大敞,衬衣凌乱,出雪白修长的脖颈;房就像是不受地心引力一般,哪怕是平躺着都是那般的浑圆翘,如瓜,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尖头细跟的黑色高跟鞋仍旧穿在脚上,灰色窄下的黑色美腿紧闭着向内蜷缩,小腿曲线柔美,紧绷的黑丝出下面的肌肤,说不出的人。

  我只觉着口舌干燥,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盯着醉卧榻的妈妈瞧了片刻,忽然想起喝酒的人会口渴,赶忙转身去倒了一杯热水,放在了边。

  然后又盯着妈妈脚上的黑色高跟鞋瞧了半天,我的心里的,但就是不敢上手,以前妈妈喝醉的时候,我可以很大方的上下揩油,现在反倒有点心里障碍了。

  犹豫了半晌,脑子里忽然蹦出一个声音,不鞋就上单的。

  我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但确实减轻了我的心理压力。我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妈妈的美脚捧了起来,嘴里嘟囔着『别脏了』,轻轻地将高跟鞋了下来。

  望着圆润可爱的丝袜美脚,正犹豫着要不要偷摸一下,妈妈忽然坐了起来,一把攥住我的耳朵,疼得我『哎呀』一声,心里一凉,以为妈妈是钓鱼执法,故意装醉,设套陷害我呢,可又见她摇摇晃晃,醉眼朦胧,明显不是装的。

  “你…想干嘛?”妈妈眯着眼睛,脑袋不住的左右摇晃。我赶忙解释:“我…我给您鞋啊。总不能穿着鞋睡吧。哎呀…疼疼疼!”话没说完,妈妈就拽着我的耳朵重新倒了回去,连带着我也一块儿摔到了上。

  妈妈与我脸对着脸,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了,酒混合着香气,搞得我愈发的意

  妈妈依旧揪着我的耳朵不妨,眼睛迷糊糊的几乎成了一条,神情离的笑道:“别…以为不知道你…想什么。你…有病。”我不知道妈妈到底是真醉了还是假装的,但耳朵是真疼,挣扎着求饶道:

  “行行行,我有病,我有病。您先放手…哎呀哎呀…放手啊。”妈妈拧的越来越使劲,星眸蒙,嘴角出古怪的微笑:“你…偷拿我…偷拿丝袜,都干什么了?”

  “不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你…把你妈…妈当…傻子啊?你手机里…藏藏的…那些小说…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哎呦』一声,猛地想了起来,手机里下了一堆小黄文,其中有不少母子文,看完忘了删,肯定是被老妈给发现了。

  “你说…说…告诉我,你…是不是恋母?是…不是…喜欢我穿丝袜?”

  我心里又惊又有些哭笑不得,这喝多了真是什么都敢说啊,平时藏心里的问题,借着酒劲一股脑全问出来了。

  “我…是有点。不过不只是只喜欢您穿丝袜啊,其他美女的穿丝袜我也喜欢。”反正明天醒了她也不一定记得,干脆实话实说算了,反正憋在心里好长时间了,都有点抑郁了。

  妈妈松开我的耳朵,对着我的脸『啪』的一巴掌,大声吼道:“我是你妈!

  你对你妈耍氓,你…想干什么啊?”

  “我也就是想想,我什么时候对您耍氓了?啊…!”话没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还顶嘴!”“不是,我…”『啪!』“再顶嘴。”我闭上嘴,不敢再吭声了。

  面对面的沉寂了半晌,妈妈忽然一把搂住我的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哀怨道:

  “儿子,妈妈…该拿你…拿你怎么办呀?小时候那么可爱…那么…乖…乖啊,怎么就成了个变态了?”

  我的脸紧紧贴在妈妈的脖颈处,享受着如玉般的滑,鼻子里都是成妇人身上独有的馥郁浓香,似麝非麝,勾人至极。

  下体渐渐地膨了起来,但又不敢让妈妈发觉,只能尽量的将股往后拱,几乎变成了一个虾子形。

  妈妈着我的头发,梦呓般的嘟哝着:“你们男人…怎么总盯着别人丝袜看…一个个都是臭氓。

  你…这小小年纪也这么好,跟你爸一样。”我心说,那您一天到晚的穿的这么感,您倒是别穿呀。

  妈妈嘟哝了一阵之后,没了声音,鼻息声渐渐地重了起来,应该是睡着了。

  但我依旧被她搂着脑袋,真是即舒服又难受。我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尝试着想要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哪知突然一条黑丝美腿搭在了我的大腿上,搂的更紧了。

  我的心里一阵酥麻,怦怦直跳,身体燥热,下面硬的发。挣扎了许久,最终理智战胜了望,用力掰开妈妈的胳膊,刚准备坐起来,谁知妈妈的胳膊又搂了过来,娇媚的面庞紧跟着贴了过来,看来她是把我当成抱枕了。

  妈妈感的红微微张开,润的瓣,圆润的珠,像是磁铁一般,深深地吸引着我。

  我不住的在心里告诫自己,不可以不可以,但嘴巴却像是受到召唤一般,不由自主的凑了过去,轻轻地吻在了妈妈的嘴上,触电一般的酥麻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我来不及细品,赶忙将嘴移开,却见妈妈伸出粉舌尖,轻添嘴,像是在回味着方才的一吻。

  我脑子一阵炸裂,心想,反正已经亲了,再亲一下也无所谓。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再度吻了上去,然后马上退了回来,大口大口的气。

  妈妈的嘴又甜又软,那舒的感觉从未有过。我就像是上了瘾似的,虽然心里一再告诫自己,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但嘴巴却不受控制的亲了上去,而且这回没有马上退开,而是贴着感的红一阵吻。

  妈妈发出了梦呓般的呻声,吓得我的背脊一阵发麻,刚想退开,妈妈竟然将舌头伸了出来,添了一下我的嘴

  这刺我哪儿受得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赶紧伸出舌头,与之纠在了一起。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理智却告诉我,不能太过分了,要是让妈妈察觉到了,真就死定了,但手却放在了妈妈的黑丝美腿上,轻轻抚摸着,那光光滑滑的触感,简直百摸不厌。

  又亲又摸了许久,我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渐渐地陷了进去,最后干脆放弃了挣扎,想着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憋着肯定是不成的。

  我伸手褪下子,将已经坚硬如铁的放了出来,犹豫好久,确定妈妈没有醒来的迹象,这才颤巍巍的肢,将贴在了妈妈的大腿上。

  当鬼头触到丝袜美腿的一瞬间,我浑身一颤,要不是沉住呼吸,险些了出来。

  坚贴着黑丝美腿轻轻摩擦着,发出细微的沙沙声,隔着天鹅绒袜感受肌肤的娇弹软,不管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舒感,很快就达到了顶点。

  摩擦了片刻,我感觉快要了,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妈妈到底是不是白虎?

  自从那天的惊鸿一瞥之后,这个问题在我心里藏了很久了,现在正是答疑解惑的大好时机。

  但是,理智又告诉我,这有点太过分了。紧接着,另外一个声音又说,反正已经很过分了,也许这辈子机会就这一次,反正只是看看而已,又不干别的。

  挣扎许久,最终望战胜了理智,我轻轻推开妈妈胳膊,坐了起来,然后跪在她的腿边,伸手抚摸着口,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并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只是看看,只是看看。

  我盯着妈妈那醉态可人的面容,确定她不会醒来,这才颤巍巍的将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将灰色的职业筒小心翼翼的推了上去,堆在大腿处,妈妈包裹在黑色天鹅绒袜里的私处完全暴在了我的眼前。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瞧了一会儿,伸手攥住袜边缘,连同黑色蕾丝边内,一点一点的往下褪,就像是剥鸡蛋壳般,莹白雪润的肌肤一点一点的暴在了我的面前。

  妈妈没有任何挣扎反抗,当袜内一同被褪到腿弯处时,妈妈的腿心私处完全暴在了我的面前,高高隆起的,又白又,像是刚刚出笼的大白馒头;中间一道细,向内凹陷,周围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最奇特的是,大非常的小巧,几乎没有外翻,隐藏在口,好似幼女般的光洁可爱。

  妈妈果然是白虎,而且还有着传说中的馒头。我两眼发直,就像是得了哮似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我甚至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老爸经常吃妈妈的飞醋,如果我娶了妈妈这样的尤物做老婆,我也会看的紧紧的,不让她跟任何男人接触。

  我想要摸一下妈妈的小,但手伸到一半,又给缩了回来,理智告诉我,今天已经很过分了,她毕竟是我的妈妈,如果再不收手,恐怕就刹不住车了。

  忍耐是痛苦的事情,虽然难受,但我不想伤害妈妈。我盯着妈妈中央那倒神秘细,右手握着坚,飞快的着,想要赶紧发出来,心里却想着,妈妈,郑怡云,下辈子我一定要你。

  就在我即将发之时,忽然传来大门关闭的声音,吓得我头皮一阵发麻,赶紧将妈妈的袜胡乱的穿了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她的衣衫。

  老爸推开卧室走了进来,见我站在边,不由得一怔,瞧了一眼躺在上的妈妈,问道:“什么情况?”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但还是强装镇定,笑着说:“我妈喝多了,刚回来,我给她倒了杯水。”老爸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嘟囔着:“又喝酒,一天到晚没完没了的应酬。行了,你回屋写作业吧。”我被老爸赶了出来,回到自己卧室,大口大口的气,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幕,真的好险。

  要是让老爸看见我猥亵自己老妈,估计就不是挨几巴掌能解决的了。夜里躺在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妈妈的白虎馒头了好几回,巴就是软不下来,一直折腾到了天亮。

  早上吃饭吃饭的时候,妈妈皱着眉头直喊头疼,我心里有些发虚,不敢看她。

  上学之前,妈妈将我叫住。我见她神色古怪,心说完了,肯定是昨天晚上的案子发了。

  但妈妈言又止,半天才问了句:“你快生日了,在家里过还是出去过?”

  我在心里转了一圈,寻思着妈妈可能对昨晚自己说过的话有些印象,但酒醒了之后,想问不太好意思问。

  至于睡着之后的事情,应该是不知道的。稍微放下心后,说了句『就在家里过吧』,然后便匆匆的上学去了。

  接下来两天,我就跟着了魔一样,自了好几次都没浇灭心中火,寻思着得找依依帮忙。

  哪知我跟在她后面,着她让我一下,她却得意洋洋的告诉我大姨妈来了,把我给气的呀,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拨下了小魔女的电话,将她约出来。

  星期天下午,我找了个借口溜出家门,来到了约定地点,一家冷饮店里。

  当我见到安诺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她竟然改变了穿衣风格,酷炫街头风变成了糖果少女风,粉红色的外套,淡蓝色百褶,白色连丝袜,黑色小皮鞋,连那头狂野的脏辫都散开扎了个双马尾,额前蓬蓬的空气刘海,头上别着小猫发卡,看起来十分的乖巧可爱。

  我将她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心里一阵悸动,虽然同样是少女风,但跟依依比起来,给人的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

  不得不说,她可真是个百变小魔女,每次都能玩出不一样的花样来,把人搞得心里的。

  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见她正低头叼着管喝茶,乖巧的像个小妹妹一样,很难跟她那些没有逻辑的行为联系起来。

  “你今天打扮的,…那什么啊。”她抬眼瞧着我:“可爱吗?”我嘿嘿笑道:“可爱。不过就是有点怪怪的。”安诺翻了个白眼,问道:“约我出来干什么?还想要这个?”

  说着,伸手做了个管的姿势。我赶紧回头观望,见没人注意,这才哭笑不

  得说:“你说话就说话,能不能少点肢体语言。你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说话这么直接,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顿了顿,低声音问道:“还是上次话题,直接上本垒,到底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实在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使劲挠着头:“你总得提个条件吧,你要不说个准话,我心里没底。”

  “我说了我还没想好,你可以先欠着,等我想好了再说。”我狐疑的望着她,心想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要是不把话说明白了,指不定以后让我干什么呢。

  犹豫了半天,伸出两手指,说道:“这样吧,两千块钱,怎么样?我打听过行情了,这个价钱在咱们这儿找个漂亮小姐姐绰绰有余了。”

  她低头,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不稀罕。”“钱啊…!你出来搞援,不就是为了钱吗?”

  她昂起头来,挑眉道:“好,那就两万。”我惊的张口道:“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呀!你是公主还是娘娘啊?”

  安诺笑了笑:“你看,我提了价钱,你又付不起。”我搞不清楚她是在故意耍我还是怎么着,想了一下,咬牙问道:“那我爸呢?他是什么价钱?”安诺闻言一愣:“你爸?”

  “对啊,我上次见到你跟我爸手挽着手一起逛街,你别跟我说,我爸不是你的客户啊。”她盯着我,像是在想着什么,好半天才点头道:“对,你爸是我的客户,不过他的价钱更高,你更付不起。”这下算是坐实了,老爸果然出来勾搭小姑娘了。

  不过我也没法对他做出道德上的谴责,毕竟我也是背着自己的女朋友出来找援妹的。

  “你这价钱根本就是在开玩笑。”我突然有种感觉,她做的这些,好像并不是为了钱,只不过是想要引我上钩。

  但她到底想干什么,却是一头雾水了。安诺咬着管,嘟哝道:“反正条件已经开出来了,答不答应是你的事。”我不想总是被她牵着走,但又实在有些心难耐,她的这身打扮实在有些太人了,像是甜滋滋的油蛋糕,尤其是那双白丝少女美腿,在生活里真的是很少见到的,真想上手摸一下啊。

  或者被她的白丝小脚踩着巴一番蹂躏,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咬了咬牙,说:“那就不上本垒,还是以前的服务,这总可以了吧。”

  “随你便。”安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低头喝着茶。我刚要说话,间忽然一阵异样,低头望去,不知道她的右脚何时了鞋子,小巧可爱的白丝小脚从桌子对面直接伸到了我的两腿之间,隔着子,轻轻地踩着

  我瞬间屏住呼吸,回头望去,好在我们坐的比较偏,店里也没什么人。

  我想要叫停,但却渐渐起,在公共场合,这么大胆的行为,在心理上真的是有够刺的。

  安诺像是没事人一样,双手托腮,含着管,喝着茶,任谁也想不到,这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却在桌子下面,将自己的白丝小脚踩在我的巴上,时而,时而轻点,时而脚趾拨,那舒的感觉简直要人老命。

  就在我闭眼享受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异样,扭头望去,只见不远处一名二十来岁的女服务员脸通红,睁大了眼睛,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们。

  很显然她瞧见了桌子下面的小动作,但却没有声张,见我扭头望来,赶忙低头收拾桌子。

  那小姐姐长的白净漂亮,不知为何,被她瞧见这羞一幕,非但没有紧张,反而感觉十分的刺,就像是故意做给她看似的,竟将手伸了下去,抓住安诺的白丝小脚,用力的捏起来。

  小姐姐脸颊通红,转身回吧台去了。生理加上心理的双重刺下,我很快就不行了。

  不能就这么裆里,赶忙说:“行了,咱们回你家去吧。”安诺将白丝小脚缩了回去,穿上鞋,起身向外走。我跟在她的身后,临出店门时,忍不住回头瞧了一眼,那位小姐姐正趴在另外一名女服务员的耳朵边小声说着什么,无意间与我视线相撞,脸上一红,慌乱的将身子转到了一旁。
上一章   母上攻略   下一章 ( → )
母上攻略无弹窗全文阅读与母上攻略最新章节:第九章均由阿菊小说网用户(竹影随行)上传呈现.《母上攻略》情节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热门小说.如发现母上攻略最新章节未及时更新,请联系我们!